2012年1月26日 星期四

275 其實也是很開心

這樣的生活第275天

這是出社會後的第一個長假
其實也不長,才六天而已

也是我第一年開始包紅包給阿公阿嬷
回來,薪水幾乎都燒光了!
到台北後又要繼續拮据,勒緊褲袋

回到高雄,回到屏東
陽光不用錢的狂曬,舒服的涼風
愜意的生活步調,我還是喜歡南部

但是騎上機車,車陣中穿梭的感覺
有點緊張.....


轉眼間,我就又要回到應該是正常的日子了
為什麼很想哭

總覺得,以後只能這樣了嗎?



每次回到高雄後,就寬心許多
然後在到台北

其實也是很開心
但是好像少了什麼



其實也是很開心的
其實也是

2012年1月21日 星期六

270 回家

這是我來台北的第270天
終於開始放年假了,在搞清楚原來出社會只有這一個長假後
有一點,說不出來的感慨
不喜歡當學生,但也不想要沒有寒暑假!

其實今天就放假了
但因為晚上才要出發的關係,所以限在還在家裡混
睡了一個超長的午覺,好像很久沒這種悠閒感了

可是我還是好累!!!

累什麼累,明明就沒做任何操勞事
回家
好緊張噢

2012年1月16日 星期一

265 愛


這是我來台北的第265天

愛不是永遠存在的吧?

2012年1月10日 星期二

259 什麼都沒有


這是我來台北的第259天

可以像是刪留言那麼簡單嗎?
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什麼不公不義的都沒有

可惜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想不透
不公平從你的出生就帶來了
從出生就帶來了

紅皮的四格玩具LOMO


紅皮的LOMO洗出來了
我下次也要玩這台!!呼呼呼






















2012年1月9日 星期一

258 突然想念果月


這是我來台北的第258天

大一的時候很想學胡琴
因為哥哥一直撥放溫金龍的胡琴演奏
所以某個夏天夜晚,我就直闖國樂社

那時候第一個遇到的人是真好
他說:是學妹嗎?

明明就同樣是新生卻在果月混熟成這樣的傢伙
後來發現我們曾經都在南陽街補習,或許曾經在北車擦身而過
真是神奇的感覺


 會和大家熟捻是某天,金斯貓學姐來敲房門
我正在畫畫還是做作業忘了
他拿了果月寒訓的傳單給我,問我要不要參加
 我再沒任何理由拒絕的情況下參加了!

那七天,都被關在一間國小裡受訓
 要不熟識也很難....


我在果月最好的朋友應該是真好吧!
他真的是個怪人,怪到爆
但是超喜歡和他玩耍的!超有趣~哈哈哈
雖然講話很激怒人,尤其是MSN聊天會非常欠揍
 可是就....很好玩.........


加入果月,大家都認真的再練琴
而胡琴好像是缺老師還是什麼怪原因的
一直沒機會上正式的課,所以我一直在打雜,玩耍

還有視藝系的特色,就是當美工


在果月就是一堆樂器可以玩



嗩吶也很好玩,非常難吹!
吹的好的真的很好聽


還有巧拼可以大睡特睡



甚至可以下廚!

果月是全校最有錢的社團吧?
因為以前平交道最大的社就是果月
最大的社辦也是


還可以做美工,任何的雜事
亂七八糟有的沒的


只是我的退場機制,帶我離開了果月


我真的很想念那時候一起快樂玩耍
每天沉浸在國樂聲中
吃飯,打混,說笑,好有趣


舞蹈比賽時還去找不同科系的果月夥辦拍照
噢.......

時間會把人帶走吧



 我在電腦裡找到唯一一張
證明我學過胡琴
 爛透了

好吧!我真的是去交朋友的

還有打雜

2012年1月6日 星期五

255 書桌


這是我來台北的第255天

不久前和紅平去大創買了一些收納物,整理了我的書桌
乾淨清爽,個人認為滿整齊的
雖然紅平不這麼認為,應該說東西太多
跟我以前的書桌比起來,這真的整齊太多了
是說我最近沒再畫畫拉,如果開始畫畫的話,應該也沒這種好景象了!
先看看剛搬過來時的書桌吧


有點混亂,因為筆洗很髒,看起來就很髒!哈哈


小電腦真的很省空間

實習時住在屏東的房間
桌子比較小一點
放上電腦,都快滿了


剛搬過來一陣子,還沒有很多收納物時


那時候剛迷上明信片,所以每天都是寫明信片
貼郵票,拍起來紀錄
整個桌子記錄了當時的充實生活(應該)

那時候我還買印章來蓋POSTCROSSING的ID
超有趣的,現在依然還有用噢

再來是可怕的大學宿舍書桌


因為接了一些彩繪安全帽的case,所以每天桌子都呈爆炸狀態
很慶幸的是我們當時宿舍有分電腦桌和書桌,真是太好用了!
如果再加上電腦,很難想像那個狀況,囧


大三畫膠彩的時候
堆疊了更多調色盤,顏料,毛筆,超可怕的
膠彩最麻煩的地方應該是一個顏色用一個碟子吧


不知道哪來的靈感想畫粉彩,買了盒便宜的粉彩畫阿畫
手和紙都快磨破了,證明我一點都不會畫粉彩


大三上corel draw課時,硬設計的logo
之後我很慶幸我讀的不是設計科系!哈哈
但是coreldraw真的很棒


大一時婉柔幫我排水彩顏色,不愧是美術班出生的孩子
那時候加入國樂社,學樂器,所以桌上放了痱子粉
我差點要沒有那個記憶了!!好像很遙遠


好像是第一頂公仔的帽子
第一頂加上螢光漆的東西,我真的很喜歡那個綠色
到底是怎麼調出來的,再也調不出來了


20歲生日時,我自己畫了一個賀卡給自己
那陣子嚴重的被素描課打擊
所以開始練習素描,現在依然還是不會素描!哈哈

媽媽最常說的話就是只要你回來,桌子就亂七八糟的
但是我有什麼辦法呢?(委曲) 


只要一畫畫,桌子就看不到桌面了....

在沒有染上其他興趣前,我想這陣子,我的桌子還是像如此這般